当前位置: 首页  主题活动  工程大人
 
【工程大人】梦工场话剧社:“哈姆雷特”不是一日养成的

他们是一群笃信“因为热爱所以精彩”的年轻人,他们的专业背景从航空到汽车工程不一而足,却凭着一腔热爱创造出了短剧《哈姆雷特?多余人》,成功击败了华师大,同济等名校的话剧社,在前不久落幕的十三届上海市大学生话剧节上夺得“最佳短剧奖”,其中刘天力同学获“最佳男主角”称号。

他们正是梦工厂话剧社的同学们,20余名同学却紧紧拧成一股绳,用智慧和汗水,为工程大在艺术类奖项上再添辉煌一笔。话剧社的团队一起合作了2年时间,在大大小小的舞台上,上演过《暗恋桃花源》、《玻璃罩》、《疾鲸》等一系列话剧,好评如潮。

揽镜自照,只为更好

面对“最佳男主角”这项殊荣,男主角刘天力同学却谦虚地说:“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。”正如他所说,成功不是一蹴而就,而是“大家团结一致,追求更好”的自我提升过程。

哈姆雷特的故事众所周知,叔叔克劳狄斯谋害了哈姆雷特的父亲,篡取了王位,并娶了国王的遗孀乔特鲁德;哈姆雷特王子因此为父王向叔叔复仇。话剧社的同学们上演就是最后的复仇选段。

摆在刘天力面前的是主角哈姆雷特的角色,莎士比亚笔下的人物本就广为人知,“太熟悉反而很难饰演”刘天力坦言,“大师的笔触细腻,笔下的人物情感也很丰富,要演好这个角色很具有挑战性。”

“还记得自己已经是琢磨了好几个月人物的神态、动作和台词,但就在比赛前三天,在一次彩排的时候,学长陈剑心毫无保留地指出面部表情不到位;表演醉酒状态时,身体姿态不正确;甚至没有真正理解哈姆雷特内心等一系列问题。”学长当时的评价,让刘天力感觉到晴空霹雳,距离比赛时间已经不多了,还有那么多关键问题,还没有解决,自己还是话剧社的主力成员。焦虑、紧张笼罩在他的头顶。

然而他并没有放弃,而是在舞蹈房,面对镜中的自己,独自一人,一遍遍背诵台词,体会着哈姆雷特的杀父仇人被他人先杀死,失去自身全部存在价值——复仇的空虚,无助;一次次对着镜子调整身体姿态——绷紧身体、含胸拔背、下盘用力;面部表情从刚开始的刻意控制渐渐变成了习惯……直到有一刻,当他讲出“不要害怕什么预兆;一只雀子的死生,都是命运预先注定的。”的刹那间,眼里淌出了泪水。已然忘我。那一刻,仿佛他就是那个一生只活在复仇,性格实则软弱处处饱受矛盾折磨的哈姆雷特。

“也是那一天,哈姆雷特成了我对角色认知最深刻的人物。引起了深深的共鸣后,每次排练,我都抑制不住的流泪,回宿舍躺在床上默念台词时,眼角也是湿湿的,甚至比赛那一天,表演结束了,眼泪依然停不下来。”回忆起那个特别加练的下午,他掩不住感慨。

百日一剧,必属精品

为了筹备剧本,编剧杨阳在寒假里就早早“耕笔劳作”了。问起选定“多余人”这个概念时,她说明道:“取材完全根据当代大学生的一个生活环境和生活状态,进行了大学校园与社会生活接轨时‘多余’状态的展现和思考。”为了使改编与原剧更贴合,杨阳几乎成了半个“哈姆雷特研究专家”。

在不断重复的细腻阅读中,她最后引入了原著中的克劳迪斯(本来并没有设置这样一个角色,需要观众自己提前阅读完整的哈姆雷特)这样的角色引入后使整个剧本丰满,起到了一个平衡作用,同时完善了对哈姆雷特的阐释。她打趣道:“创作的时候总得喝够一定数目的咖啡,不然剧本永远难产。”

不论台前幕后,同学们对于演出效果的追求永远都是精益求精。演出前一天,淘宝上寄来的杀手演出服,穿上后顿时让人明白了“图片仅供参考”的深刻内涵。张思雯(饰杀手丙)心生绝望,大叹 “这就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天壤之别啊!”。此时,道具师聂怡对服装“大刀阔斧”了一番,谁知这乱剪一气的效果却化腐朽为神奇。配合着纯黑的幕布,褴褛的衣服恰好体现了杀手们残酷无情又混蛋透顶的形象,舞台效果极佳。甚至表演过后,当观众询问演员哪里买到如此出众的衣服时。他们相视一笑,答曰:“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

作为斯坦尼的体验派(通过寻找内在体验并借助人物的心理依据,从内到外地表现塑造人物)推崇者,陈剑心(饰国王克劳迪斯)是这样理解话剧的——剧本是说话的人,而演员是个要做到接受信息,理解信息最后输出信息话筒。因此,抓住角色内心的细微情感变化并放大恰是话剧的精华所在。

也难怪最后的颁奖词里是这样评价的:“舞台极简,演员表现富有张力,让人看到了生存与毁灭的挣扎。”恰是对他们辛苦百日的肯定。

精彩只因有你们

台前幕后本就是唇齿相依的关系。一场话剧的成功不仅在于台上的演员,更离不开灯光、道具、布景、声音等幕后工作人员的艰辛付出。

作为众多幕后工作代表的聂怡,身兼道具、灯光、化妆数职。尽管每次话剧的演出对于她而言都是一场忙到“四脚朝天”的战斗。“话剧准备时的道具,演员上台前的妆容,话剧进行时的灯光都会看见我的身影。灯光调整时整个后台中比较有难度的部分,有些时候灯光会特别复杂,很多键在跨度上特别大。与此同时,这个灯光效果还需要同时更换色片(改变灯光颜色的器材),因此你常能看到在灯光控制器上有很多‘张牙舞爪’的手在忙活着。”带着俏皮的笑容,她继续先容,“还有一个类似于台前幕后润滑剂的角色叫做舞监。由于话剧团演出是不用麦的,而灯光师又在控制室中,因此舞监常常站在台侧,向他们汇报着进度。每个人各司其职的时候,你会对有条不紊的团队合作感到自豪。这大概就是一种集体荣誉感吧。”

没有特定的排练场地,在教学楼间照样诞生出了部部佳作;没有充足的幕后人员,在一人分饰多角下最终克服了种种困难;没有专业的引导老师,在热爱话剧的信念里渐渐靠近专业。

“因为热爱,所以精彩。”恰是对每个人乐于奉献自我的最高度概括。如果说话剧艺术是一种另类的审美享受,那么梦工场的精彩表演无疑为每个观众带了最美的视听盛宴。

 

责任编辑: 宋婵珺
 
一周热点
一月热点
视觉影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