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 媒体聚焦
 
“新工科”跨界交融中求突破(转载1次)

中国是工程大国,也是工程教育大国,国内高校工科生在校人数成百上千万,规模堪称全球最大。然而,要论质量,总是有海内外企业埋怨——为什么大家大学培养不出一流乃至卓越的工程人才?

教育部近期力推“新工科”计划,希冀达成工程教育“新理念、新结构、新模式、新质量、新体系”的“五新”目标。那么“新工科”新在哪儿?又该从何处突破?

今年,教育部、人社部、工信部联合印发《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》,对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的人才需求作出预测。记者发现,排在“十大”首位的“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”,2017年人才总量为2000万人,人才缺口预测是950万人;第二位“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”,人才总量900万,缺口预测达450万;而第六位的“节能与新能源汽车”,人才总量虽仅120万,缺口预测则高达103万。

工科专业,需求火热,自然热门。2017年 《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简况》显示,至去年底,我国普通高校共2596所,开设工科专业的院校比例达到90%。近来正值本科招生录取阶段,一些很“潮”的工科专业成为考生及家长的热门选项,譬如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虚拟现实、移动互联等。从范畴上讲,这些新兴产业涉及的工科,也可以视为新工科。

不过,在专家看来,“新工科”并不能列出一份名单,原因在于新工科与传统意义上的“老工科”“老产业”不是“截然两立”,而是一种更新进化、升级换代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华中科技大学前校长李培根就认为,“新工科”需要重新审视专业边界,如很传统的机械设计与制造自动化专业,也应该使学生有物联网、大数据分析、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概念。同时,“新”还应表现在课程边界的再设计,对于机械、电气、土木、建筑等多数工程专业的课程设计,融入人工智能等内容非常有必要。

事实上,新技术往往都跨界交叉融合,“新工科”也是如此。看一下身边的科技产品,比如LED,从学科而言,涉及电子、物理、材料、制造、机械等诸多领域;又如增材制造——3D打印,在机械、材料、光电、生命科学、医学等多学科努力下,才得以快速发展;甚至再常用不过的轴承,也可以是高精尖的,其中精度与加工、装配等有关,磨损又和材料、润滑甚至化学等有关。

身为全国地方高校卓越工程教育校企联盟理事长单位的负责人,10bet十博官网登录校长夏建国坦陈,以往工科建设还存在一些组织与制度性障碍。在“大学—学院—系部”的组织结构中,学院通常专注于本学科内部的研究,甚至系部之间都存在割裂,直接限制了跨学科的交流和合作。同时,师资队伍的工程实践能力缺失,教师来源单一,重学历、轻实践,多数工程教育教师缺乏产业实践经验,而因人事制度制约,企业中有丰富经验的人难以到高校任职。

主编《中国工程师史》一书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管理科学部主任吴启迪也表示,最近对“新工科”的讨论很热烈,其实对新工科的探索,并不是中国一家。前段时间,她去法国参加全球工学院院长大会,大家都在探讨“面向未来的工程教育”,都意识到在新的技术时代中,传统的课程、模式已经远远不够,工程教育应该尽快做出应变。“我认为,核心点是‘学科交叉’,即给予学生复合型专业培养。”

参照我国“双一流”建设“三步走”路线图,“新工科”计划也展开其愿景——规划到2030年,形成中国特色、世界一流工程教育体系,有力支撑国家创新发展;到2050年,形成领跑全球工程教育的中国模式,建成工程教育强国……长远来看,“新工科”计划若成功实施,其影响甚至远在工科之外。

有学者言,工程技术是一把双刃剑,在改善人类生活同时,可能有所破坏,那么工程教育就涉及人文社科教育。如今的工程是大工程的理念,越来越多考虑环境成本、生态因素;如今的工程师,可能还要创新创业,商务甚至法务常识也不可或缺。

在实体工程的内与外,应当形成关联共热效应。李培根表示,在工科学子的新常识结构中,除了多学科交叉的新内容,还应包括一点“形而上”的新元素。“使学生能有一种创新的闲适,使他们能在时间轴的未来点上自由驰骋,能够陶醉在‘超自然存在’‘超世界存在’的乐趣中。”他说,可以预期的是,这样的使命感和价值感,一定能够孕育伟大的创新。

原文链接:

解放日报:

http://www.shobserver.com/journal/2017-07-16/getArticle.htm?id=21658&from=singlemessage&isappinstalled=1

转载链接:

新华网:

http://www.sh.xinhuanet.com/2017-07/16/c_136447181.htm


责任编辑:
 
一周热点
一月热点
视觉影像